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第八十四章 约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

  因为强光的刺激,为了放置与前面的马利克撞车,孔雀舞刹车一踩扭转方向盘,让房车一个精彩的漂移停下。

  而坐在副驾驶上的游戏借着身上的惯性顺势打开了车门,不等车停下就解开安全带后一跃而出,与提前丢出的一个手提箱一同落地,抬头一甩头发,看向站在光中的那个人影。

  竖起的尖状黄发,暗灰色的背心外套着深蓝色的大风衣,正是在帕拉蒂斯大厦等候多时的拉菲鲁。

  “拉菲鲁......”从箱子中取出决斗盘和卡组,游戏直起身子看向台阶上的拉菲鲁,一边将决斗盘戴上,一边说道,“那些东西,是你派出来的吗?”

  “那些奥利哈刚士兵吗?”拉菲鲁看了眼远处追逐着房车而来的士兵们,淡定地说道,“我想要一个能与你一对一决斗的机会,为了防止你的同伴们搅局,所以我让它们出动来想办法让你们分开行动。”

  “不过,毕竟只是些没有理智的工具,连要挟你的同伴逼迫你与我决斗也做不到。”

  游戏一皱眉:“那种事情没有必要,为了夺回隼人,还有清算夺去他人生命的罪恶行径,多玛的人本来就是我不会放过的对手,而且我本来就想着一对一击败你,拉菲鲁。”

  至今为止,游戏与拉菲鲁有过两次决斗的经历,但是一次是在拉菲鲁没有认真的kc杯公开赛事上,另一次拉菲鲁则是在卡组中加入了并不契合他风格的【神炎皇-乌利亚】,两次的拉菲鲁都没有在决斗中拿出过真实的实力。

  即使没有全力以赴,但是那时的游戏却依旧能从拉菲鲁的身上感受到真正的决斗者独有的气息,只是击败没有认真的拉菲鲁并不能让他的决斗者之魂平复。

  而如今,身为多玛三剑客之一的拉菲鲁与“传说之龙”使用者的游戏有了不可调和的立场冲突,自然也就有了全力以赴的条件,但是上一次游戏与拉菲鲁见面时却被在失踪后第一次露面的隼人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也没有与全力的拉菲鲁决斗过。

  不过现在,终于是有了两人一对一全力以赴地决斗的机会了。

  “游戏!”房车上,坐在后排的本田姗姗打开车门,瞥了眼后方。只见刚刚好不容易甩开距离的那帮奥利哈刚士兵依旧在穷追不舍着拉近与房车这边的距离,焦急地招呼游戏道。

  撞到过奥利哈刚士兵的房车的保险杠因为它们身上坚固的盔甲的反震已经碎到不行了,而之前被奥利哈刚士兵们蹭到过的车身上也满是伤痕,原本价值十万美金的房车现在估计已经贬值到不剩五千美金了,本田也是因此才与变形的门较量了大半天才打开。

  难以想象没有车身防护的游戏如果被那帮奥利哈刚士兵们追上了会是怎样的下场。

  本田是想招呼游戏先上车甩开那帮奥利哈刚士兵,在稍微安全些、至少门口没有拉菲鲁堵路的情况下再想办法进入帕拉蒂斯大厦,但是游戏听到本田的呼喊后,只是回过头自信地对本田说道:“和其他人一起先离开吧,本田,我不会有事的。”

  从此刻拉菲鲁单枪匹马地站在帕拉蒂斯大厦的门口等待游戏上就能看出,他虽然安排了奥利哈刚士兵攻击众人,但却是只是想疏散其他人不要干扰他和游戏的决斗而已,而此刻的游戏正如拉菲鲁所愿地一个人出动了,他所安排的那些奥利哈刚士兵已经没有理由攻击游戏了。

  “但是———”本田有些犹豫,不知道是否该相信游戏所说的话,毕竟刚刚那些凶神恶煞的奥利哈刚士兵是那么的吓人、攻击性十足。但是看着游戏自信的眼神,对朋友的信任说服了本田自己,“我明白了,当心些啊,游戏。”

  “等甩开这帮家伙们以后,我们会回来的!”驾驶座上,孔雀舞招呼一声,踩下了油门加速,让贴近了房车的一名奥利哈刚士兵举起的臂刃挥了个空。

  而伴随马利克与孔雀舞驾车远去,也确实如游戏猜想的那样,奥利哈刚士兵们完全没有对游戏动手的想法,甚至一步都没有靠近帕拉蒂斯大厦,追着远去的两辆车离开了。

  “接下来,没有人碍事了,但是这里不是决斗的地方。”拉菲鲁看了眼站在台阶上的自己和站在台阶下的游戏,为了防止游戏说出“这是一场试炼”之类的话,选择了转移战场,率先转身向后走去,“跟我来吧,无名的法老。”

  像是一点不怕自己偷袭一般,拉菲鲁正大光明地露出了毫无防备的背部走入了敞开的大门内,出于谨慎,游戏并未第一时间紧跟而上,而是稍微地落后了两步保持一个距离,晚上了几秒再走入大门内。

  但是走入帕拉蒂斯大厦内后,游戏随即一愣,因为他发现前脚刚刚走入了拉菲鲁居然在转瞬之间不见了人影?

  去哪了?

  左顾右盼的游戏,却看见了面前的半空中正有一根洁白的羽毛正从缓缓飘落。那似乎是鸟类的羽毛?真是奇怪,室内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

  游戏刚想伸出手接住那根不太寻常的羽毛仔细观察一下,却发现那根白羽像是幻觉一般随着飘落正逐渐的透明化,而且在这同时,不远处传来了“叮”的一声响。

  转头望去,一扇电梯门因为抵达了一层而自动打开,露出了空无一人的电梯厢,并且电梯上方的显示屏上正标出一个向上的箭头。

  游戏虽然不太清楚突然消失的拉菲鲁和刚刚那根羽毛是怎么回事,但是眼前的情况明显是拉菲鲁在邀请着自己走进电梯里,尤其是本该只打开几秒时间的电梯门却像是等待着游戏进入而一直敞开着。

  虽然更加怀疑是陷阱了,但是游戏还是向电梯走去,而就在他走入电梯之中时,电梯门证明了它并没有坏掉、自动合上了,并且没有按下任何按钮的情况下、电梯向着上层升去。这让游戏愈发肯定,拉菲鲁此刻多半是在电梯会停下的那个楼层等待着自己。

  游戏,或者说“暗游戏”向来都是那种即使明知是陷阱最多也只会小心一些、却不会回避的类型,因为这个性格他不止一次的在决斗之中吃过隼人和表游戏两人的亏。但是,即使如此,暗游戏也不会因此而变得圆滑做出逃避的行为,虽然有些固执,但这也是暗游戏的性格

  眼下进入了封闭的电梯厢内,游戏并未感到紧张,而是因为知道了当电梯停下时必然会有一场战斗等待着自己,直接拿出了之前带上的卡组将其摊开、与随身的备用卡片部分交换调整起了卡组中卡片的构成。

  即使明知道电梯中他的头顶后方就有一个摄像头存在,游戏相信以拉菲鲁的性格,是不会做出偷看他人卡片的行为的,毕竟那可是要担上住院的风险。

  (某气炸了:啊嚏!)

  【千年积木】上的乌加托之眼金光微动,表游戏的身影漂浮于整理着卡组的暗游戏身边。

  “另一个我,”看着暗游戏,表游戏一脸担忧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你一定要小心啊。”

  对于另一个自己的性格,表游戏自然是知根知底的,也不能说是在决斗中不认真,倒不如说是太过认真以致于在决斗中总是全力以赴地攻击、才非常容易陷入他人的陷阱里。

  而表游戏的性格又恰好相反,比起攻击更擅长防御,两个人的长处与缺陷可以说是互补的存在,不过比起因为暗游戏、城之内、隼人乃至海马等诸多朋友的影响逐渐成长起来克服缺陷的表游戏,暗游戏其实更多的还是在“攻击”上越走越远而没有弥补缺陷。

  虽然有“一力破十巧”的说法,即使不去弥补缺陷依靠攻击上的长处暗游戏也有着与隼人、海马几人同台竞技的实力,但是就怕有人针对他的性格而特意攻击短板。

  因为自己就不止一次地那样做过,表游戏深知另一个自己是非常容易上当的。

  因为这里没有其他的人,暗游戏也没有选择意念交流,而是选择了更为习惯的直接开口:“aibo,相信我吧,我一定会取得胜利的。”

  “在拔出【提迈欧斯】身上的剑之前,我们可是在精灵世界里跟【黑魔导少女】约定过了,一定会打倒多玛拯救两个世界的。”

  “约定好的事,是一定要做到的不是吗?”

  表游戏自然也是记得暗游戏所说的事的,毕竟那时候拔剑的是他们两人一起,也是一起答应【黑魔导少女】的请求。虽然当时【黑魔导少女】脸上的表情相当微妙像是刚刚送走了一个瘟神一样略带些窃喜,但是大概是因为看到了世界被拯救的希望而喜悦吧。

  不过,就算暗游戏提起当初的约定,表游戏依旧有些担忧。

  最近这段时间来,古力莫的袭击抢走了【奥西里斯的天空龙】的卡片、在国际幻象社被隼人的【凶饿毒融合龙】降下惨败,总感觉因为约定的压力和接连受挫,另一个我越来越有些急躁了。

  希望接下来的决斗中不要出现什么意外。

  电梯内的显示屏并非显示出上升到的楼层,游戏只感觉电梯上升了有一段时间后终于有了逐渐减速要停下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到了哪一层,在“叮”的一声响起后,电梯门打开,一股清冷的风吹入了电梯厢内。

  已经调整好卡组的游戏将卡组放入决斗盘中让其展开,望向电梯外,发现他此刻居然来到了室外的一处天台上,双臂环抱在胸前的拉菲鲁闭着眼站在不远处,似乎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走出电梯的游戏抬头看了眼头顶,是黯淡无光的夜空,繁星规避徒留下一片片的乌云。这么说来,他居然是从帕拉蒂斯大厦的一层坐电梯一直坐到了顶层的天台了吗,难怪感觉过去了有段时间。

  不过,比起自己站在了天台上,更吸引游戏的注意力的,是在拉菲鲁的背后展开的一对透明的羽翼,有几根洁白的羽毛随着羽翼的张开而从翅膀上飘落。此刻的拉菲鲁真的人如其名,仿佛是从神话之中走出来到现代的一位天使“拉斐尔”一般。

  “哪怕直到现在,我还是很不理解,拉菲鲁。”并未火急火燎地跟拉菲鲁开始厮杀拼个你死我活,游戏目视着伴随羽翼消失而睁开眼的拉菲鲁,说道,“我从以往与你的决斗中能感受到,你有着对决斗怪兽无与伦比的独特感情,是一位真真正正的决斗者。”

  “热爱着决斗怪兽的你,为什么会加入多玛组织?”

  “你知道吗,希特勒也是一位素食主义者。对于决斗怪兽、对于我的卡组的感情,我不会否认,但是我并不认为这与我是多玛组织的一员有什么矛盾。”面对游戏的质疑,拉菲鲁平静地说道。

  游戏皱起眉,否定道:“不对,决斗怪兽的力量如果是真正的决斗者的话,是绝对不会去用在行使邪恶的事情上的!”

  “邪恶吗,你觉得多玛是在行恶啊,无名的法老。”拉菲鲁的视线与游戏相交,毫无动摇地直视着游戏的双眼,“但是不对,力量乃至世界从来不是黑白分明的,我并不认为有任何人任何势力可以单凭‘正义’‘邪恶’这种简单到毫无意义的标签来区分,甜蜜的汽水和泛苦的茶水都可以解渴。”

  “无名的法老,你只会在我、在多玛做出行动的时候再采取‘应对’行动,这个习惯已经紧缚在你的身心之中了。固然有着相当优异的才能,但是那种紧缚在你心中的‘正当防卫’的念头,绝不可能让你主动升起‘杀死我’的想法。”

  “我认为,这份意志上的差距比起‘正义’‘邪恶’更能区分人,在我眼里,你只是个被动的‘应对者’而已。”

  拉菲鲁抬起决斗盘,“可以在必要时毫不犹豫动手杀了对方的‘意志’,那就是你我之间真正的差别,就让我用决斗来告诉你这份意志的差距吧,无名的法老!”

  “duel!”

  【拉菲鲁:4000lp】

  ------题外话------

  感谢来自书友“芥见清”打赏的500点,多谢,老熟人了

  上个月用狱火机折磨凤凰人有多爽,这个月被暗爪邻家割头就有多惨,md玩英雄的好像越来越多了,今天一天打了五把遇上三个

  7017k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