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第九十七章 放nm的屁,谁说我死了

  不得不说,亚美鲁达劫持的直升机来得想到及时,因为都不想再增事端起冲突,第一时间的隼人和拉菲鲁两人就撤退到了直升机上。

  “没法对昔日的朋友动手吗,小林隼人?”

  听到拉菲鲁的话,隼人轻蔑一笑:“别逗我发笑了,拉菲鲁,人类怎么可能和面包做朋友?”

  “倒是你,好不容易地打倒了游戏,怎么就封印了这么一个玩意?”说着,隼人抬起手,露出一张卡片,赫然是之前被拉菲鲁遗弃在地上的封印了羽蛾灵魂的【奥利哈刚的结界】的卡片,“而且,没有封印游戏的灵魂就这么离开,你甘心吗?”

  “谁知道这个灵魂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见隼人居然还把那张自己都打算丢掉的卡片给捡了回来,拉菲鲁一皱眉,说道,“那张卡片就随便你怎么处理好了,丢了、撕掉都没关系。”

  “至于无名的法老,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我已经按照达姿大人的意愿想办法使得‘传说之龙’抛弃了无名的法老,任务已经完成了,就算让他捡了一条命也不会成为威胁。”

  登上了直升机,拉菲鲁和隼人坐在了后排的机舱里,而一来到机舱内,隼人就看见了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置、被绑着手脚一脸无奈的圭平。

  哪怕亚美鲁达和圭平不说隼人也能猜到这架直升机是怎么回事,看样子因为双六老爷子不在场,圭平桑当仁不让地接下了【千年人质】的位置嘛。

  “给我等一下,别想逃走!”

  天台上,看着隼人和拉菲鲁钻进了直升机了就要升起,马利克急切地一甩手中的【千年权杖】,【熔岩魔神】的幻影瞬间显现,向着直升机伸出了手,像是要拉住不放隼人他们三个离开。

  他想要隼人给他、或者说给伊西丝一个交代,但是【熔岩魔神】的岩浆巨手还没够到直升机,就被【守护者-艾托斯】挥出的一剑劈裂。

  坐在机舱里看着天台上急躁的马利克,隼人嚣张地说道:“记住这一天吧,马利克,因为在这一天你差点抓住了大名鼎鼎的小林隼人。现在,我要逃跑了哦~”

  海马等人虽然还想要发起追击,但是顾忌着圭平还在直升机上、并且直升机已经开始攀升,不免的有些投鼠忌器。

  有了一时的空闲,隼人这才回过头,对坐在驾驶座上的亚美鲁达打招呼道:“来得太慢了啊,亚美鲁达,对付鸣人(圭平:那是谁啊!)这么一个小孩子你也要花那么长时间吗?”

  驾驶座上的亚美鲁达听到隼人的抱怨,无奈地说道:“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跳进在下面盘旋的直升机的好吧,这又不是轻松的活,有本事下次你上。”

  一边说着,亚美鲁达一手拉着直升机的操作杆,让直升机升起一定的高度。

  而在略微拉升了一定的高度后,亚美鲁达这才看向了身旁的圭平,温柔地说道:“虽然对于拿你做人质确实感到有些抱歉,但是圭平,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虽然说着的话还算温柔,但是实际上亚美鲁达现在打算着把圭平从直升机的副驾驶上推出去还给海马。直升机目前距离天台的高度也就个五六米而已,虽然说起来有些奇怪,但是亚美鲁达对于海马守护圭平的心还有他强大的身体素质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过考虑到亚美鲁达现在是直升机的操控者,以及圭平虽然一直到现在都挺安分的没有怎么挣扎,但是以防万一的,还是由坐在后排的隼人接过了把圭平丢下去的任务。

  被隼人从前排抱到了后排,圭平看着眼前的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隼人哥,难道你真的……”

  “同样的问题回答那么多次,就算是我也会感到不耐烦的啊,蓝波。”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块巧克力,隼人把巧克力塞进了圭平嘴里,让他及时地闭上了嘴,然后拍了拍圭平的肩膀,“不过不过多少次,我的答案都只有一个。”

  “那就是,为了更强大的抛瓦。”

  隼人磁性的声音在圭平耳边响起的同时,圭平又感受到什么有什么东西被塞进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接着他的身体骤然被提起,被隼人夹在腰间带到了机舱外。

  “塞特,接好了!”

  坠落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圭平很快的便被早已等候多时的海马接住了,并未受到丝毫的损伤,而在海马接住了圭平后,拉菲鲁、隼人、亚美鲁达三人所搭乘的直升机也以及快速攀升到了一个无法拦截的高度,众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三人扬长而去。

  马利克在【熔岩魔神】被拉菲鲁的【守护者-艾托斯】破坏后遭到了些许的反噬,虽然这份伤害对寻常决斗者而言不过是毛毛雨,但是马利克的身体本来就不太好,此刻在利希德的搀扶下才勉强站着。

  不过比起身体上的不适,马利克此刻的心中更多的还是一份气愤、不满以及失落。

  对马利克来说,他其实从来就不是一个会站在正义立场上的人,向来都是个利己主义者,虽然暗马利克的人格的诞生多少有【千年权杖】的引导,但是归根究底那始终都是从马利克自己身上诞生出来的,即使没有黑暗人格的存在,马利克也算得上是个名副其实的恶党。

  只不过恶党也有恶党的美学,对曾经几乎可以算是死过了一次的马利克来说,像哥哥一样的利希德、被迫背上了属于自己的重担的伊西丝,还有救了自己一命的隼人,这就是如今的马利克心中仅有的重要的人。

  他并不是在为了隼人加入多玛而不满,而是为了隼人明明没有在当初的“光之金字塔”事件之中失踪、却一直把这个消息隐瞒到现在不让自己知道,明明看他的样子并不是最近才刚刚回来的。

  就好像是你明明把一个人视为了最好的朋友,可是那个人却没把你视为最好的朋友、即使发生了什么值得分享的好事时第一个分享喜讯的人却不是你。

  但在这一份情绪之余,虽然总是被隼人叫做还不如自己暗人格“六岁儿”的“三岁儿”,但是马利克也不是什么蠢货,情绪稍微平静下来后,他将“隼人还活着”的消息与过去一段时间里的种种联系到了一起,颇有些古怪地看着伊西丝。

  如果基于“隼人死去了,伊西丝不愿意接受事实而一直使用【千年首饰】”这一逻辑,过去一段时间里的伊西丝的行为虽然还算合理,但是那份偶尔显露出来的轻松的心情却怎么看怎么不对劲,除非在基础的逻辑上加上“伊西丝疯了”才勉强说得通。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隼人虽然失踪了但其实没事”,基于伊西丝知道这个情报的前提,她的表现瞬间就变得异常合理了起来。

  “姐姐,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马利克皱着眉头看向伊西丝,得到了自己的姐姐点头肯定作为回答,这让马利克瞬间觉得有些尴尬。

  虽然刚刚在质问隼人“知不知道姐姐有多担心他”的时候马利克觉得自己的气势很帅,但是如果说伊西丝实际上完全没担心隼人的安危的话,即使是马利克也不免有些尴尬了起来。

  更重要的是,他还察觉了一点。

  即使是知道了隼人加入了多玛,刚刚的时候伊西丝却依旧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也就意味着伊西丝她很有可能是已经看过了未来的一些片段了才对。虽然马利克知道【千年智慧轮】那麻烦的干扰能力注定了伊西丝不会看见太多太清晰,但是至少能触及相当一部分的真相。

  结合隼人的恶趣味,那个家伙加入多玛什么的,该不会是———

  瞎猜之下逐渐靠近了真相的马利克想到这里,嘴角一勾,反倒有些看开了,开始期待起刚刚和隼人一起行动的那两个多玛组织的人发现隼人的真面目时,到底会有怎样的反应。

  “隼人......”看着远去的直升机,城之内喃喃着隼人的名字,攥紧的拳头无奈地松开。

  一次又一次地相遇,让城之内已经完全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今的隼人真的已经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为多玛做事,用谈话的方式将隼人带回来那种事情,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可能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城之内就有了放弃隼人的想法,反倒是更加坚定了他的决心。

  就像是在决斗怪兽中即使召唤出了无敌的怪兽也不意味着决斗者是无敌的一样,没法带回隼人的话,就先把多玛的人全部干掉好了,到时候隼人身上的“洗脑”一定也会随之解除吧。

  “我一定会阻止你的,隼人,哪怕赌上我的性命!”

  恰好在这时的,城之内也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本田和杏子的声音:“游戏?游戏醒了!”

  费力地撑开眼皮,游戏刚一醒过来,就看见了围在身边一圈的众人,还有些迟钝没反应过来,茫然地从地上坐起:“我,这是......”

  “太好了,你没事啊,游戏。”杏子扶着游戏起身,关切地说道,“刚刚看见你倒在地上,我们都担心死了,还以为你在跟那个多玛组织的人的决斗中输掉了呢。”

  见到朋友安然无恙,本田也轻松地一笑:“那种事情怎么会呢,游戏不是好端端的在这里嘛。多玛组织的那什么【奥利哈刚的结界】不是会把败者的灵魂给封印进卡片里的嘛。”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到本田的话,游戏的身体却是一颤,猛地回想起了刚刚在决斗落败后所发生的一切,垂落的双手猛地握紧。

  而城之内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没事吧,游戏?”

  虽然不是什么聪明人,但是城之内隐约感觉现在眼前的游戏有哪里不对。

  然后,他忽然想起,此刻游戏给人的感觉并非是常态时他们最为熟悉的那个温柔善良的表游戏,反而是一般只在决斗中才会从【千年积木】中出现的暗游戏?

  “我,我没事...”泪水情不自禁地从眼眶里流出,向来给人坚强感觉的暗游戏,此刻看着地面,难以接受事实般说道,“为什么,我会没事!”

  “等一下,游戏你———”虽然比城之内这种直觉派的反应慢了一拍,但是本田也反应了过来眼前的游戏不是表游戏而是暗游戏,而在听到游戏的话后,他的瞳孔一缩,“那种事情,该不会是!”

  “游戏你、游戏他......”杏子也不由得抬起手捂住了嘴。

  “aibo他,代替了我,在【奥利哈刚的结界】封印我的灵魂之前!”记忆停留在表游戏将自己推出【奥利哈刚的结界】那一刻的暗游戏再也维持不住表情,一脸悲伤地仰头看向天空:“aibo!aibo!!”

  ‘怎么了,另一个我?’

  因为暗游戏声嘶力竭的悲痛的呼喊,此刻外界的气氛多少有些显得悲痛,沉浸在这样气氛中的暗游戏心情正低落着呢,却听见了表游戏的声音。

  ‘ai、aibo?!’暗游戏瞪大了眼睛,脸上的泪水都还没来得及擦掉,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你的灵魂没有被封印吗?你、你不是死了吗?’

  ‘?’

  【千年积木】中的表游戏同样没有苏醒太久,刚一清醒就听见了外面传来了另一个自己的呼喊,出声一句想着问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就听见另一个自己说自己已经死了。

  ‘放他妈的屁,谁说我死了?’

  这句话是姜文说的,表游戏当然不会说这样的话,他只是颇为无奈地说道:‘这个嘛,虽然我之前确实有顶替另一个我你的想法,但是在我把你推出去之后还是发生了很多事情的,一时有些说不清。’

  表游戏有些不知该怎么向暗游戏说明之前在【奥利哈刚的结界】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光是知道aibo没死就让暗游戏兴奋到不行。

  ‘你没事就好,aibo。之后你再慢慢跟我说发生了什么好了,现在我们先换回来吧。’

  但是,让暗游戏没想到的是,在他想要与表游戏换位之时,却失败了。

  ‘抱歉,另一个我,我现在可能还没法出来。’【千年积木】中的表游戏一脸的无奈,‘虽然我躲过了灵魂被封印,但是听他说如果我现身的话【奥利哈刚的结界】会再次展开封印,所以得麻烦另一个我你再在外面行动一段时间了。’

  ------题外话------

  感谢来自“书友20220317172012234”打赏的500点,多谢

  感谢来自书友“芥见清”打赏的500点,多谢

  动画里,【奥利哈刚的结界】的封印灵魂其实是很神奇的一个东西,在游戏与拉菲鲁的第二次决斗时好不容易打败了他,结果因为“内心的黑暗消失”,本来要封印灵魂的【奥利哈刚的结界】居然被中断了。

  然后到了与达姿决斗的时候,拉菲鲁半路跑出来,被达姿刺激了两句后内心的黑暗又出来了,然后居然又被封印了。

  7017k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